地區:固原
更多城市
通行證 注冊 | 登錄 登錄

濟南歷城區:“金泰鑫”公司的投資遭拆之殤

發布時間:2019-05-21 18:11:31 來源:法制與社會 作者:

【記者楊易峰文溪音】“金泰鑫”公司是一家集加工、出口及商品內銷的全方位的服裝產業企業,因濟南市歷城區華山街道辦事處的招商引資而入駐華山鎮高家莊村工業園區。

入園后,公司辦理了相關《土地使用證》《房產證》等手續,其產品榮獲了“山東省服裝十大新品牌”稱號,并先后多次得到了省、市服裝行業以及駐地政府的表彰與獎勵。

但正當企業發展如火如荼時,“金泰鑫”公司就被當地政府強拆了。

據反映,“金泰鑫”公司被強拆時,該土地尚未征用。

且奇怪的是,公司被拆遷5年多了,至今仍未拿到分文補償……

2019年5月9日,記者赴當地進行了采訪。

\

公司入園展宏圖

1992年,下崗后的趙業國與妻子為了謀生,便與人合作辦廠,成立了濟南金泰鑫服裝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金泰鑫公司)。

1999年底,在濟南市歷城區華山鎮政府(后改為華山街道辦事處)招商引資中,金泰鑫公司正式入駐華山鎮高家莊村工業園區。

“由于是入園發展,我公司先后通過貸款、借款、賒欠等方式,籌集投入資金1200余萬元,相繼建成了8800余平方米集生產、辦公、生活功能于一體的現代化廠房,占地13.3畝。”金泰鑫公司法定代表人趙業國向記者反映說,“我們簽訂的入園包地合同是50年。在入園生產發展的幾年間,我公司在當地政府的大力支持下,加上我公司員工們的拼搏努力,公司有了很大發展,全方位的服裝產業結構,有加工,也有出口和內銷,其產品還獲得了‘山東省服裝十大新品牌’殊榮,得到了省、市服裝行業及駐地政府的多次表彰獎勵。”

“我公司有個特點,40%是下崗職工,鼎盛時員工達到400多人。”金泰鑫公司總經理趙業國回想起當年企業紅火時的情景喜形于色,“‘為再就業維護社會穩定’‘為發展地方經濟’‘行業創新’,等等榮譽,既讓我們感受到了當時政府部門及領導實實在在的支持與肯定,也讓我們真切的看到了企業投資的希望。”

趙總經理曾不止一次的描繪著藍圖:當地政府部門為其辦理了《鄉鎮建設規劃證》《集體建設土地使用證》及大部《房產證》等相關手續,加上又有那么好的投資環境,一定要大干一場,為當地和社會多作貢獻。

\

斷電停產被強遷

但誰知好景不長。2013年起,金泰鑫公司遭遇到了一連串令人匪夷所思的侵襲和不公對待。

“那時,當地政府部門新換了班子。有一天,歷城區政府、華山街道辦事處突然派人責令我公司拆遷。我問為何要拆遷?來人只說高家莊村部分土地被征用了。我讓他們出示土地征用的相關批準文件,但他們拿不出來。”趙總經理反映說,“政府依法征用拆遷,那是好事。但我公司從未看到過任何的正式通知或政府的相關政策文件,政府部門對于公司土地征用、廠房拆遷補償等問題,也從未與我公司正式交談協商,更未簽訂過任何相關協議。”

“我們到上級部門了解相關情況,得知我公司周邊的土地當時根本不在所謂征用的范圍之內。難道是他們化整為零,后批的?但不知怎么的,我公司就這樣遭人先開始下手了。”趙總經理及其股東補充說,“政府工作人員只告知我們征地拆遷補償方式按照山東省財政廳下發的178號文件執行。”

據了解和相關視頻信息顯示,2013年農歷八月十四日起,供電部門以執行歷城區拆遷指揮部指示為由,對金泰鑫公司實施了斷電,致使公司的日常生產經營無法正常進行,公司員工的日常生活遭遇到了嚴重侵害。隨后幾日,一批莫明的社會閑雜人員時常來到金泰鑫公司騷擾、恐嚇。

迫不得已,金泰鑫公司只好自己購買發電機,維持生產經營。

2013年10月,華山街道辦事處主要領導帶領拆遷人員及其他人員上百人,推倒金泰鑫公司大門,并將金泰鑫公司的趙業國、孫銘鳳、孫銘起及趙希銀夫婦等9人限制后,對駐金泰鑫公司的鑫捷瑞公司實施強行搬遷。

金泰鑫公司孫銘起副總經理也證實稱:“110就在現場,我們報案,未受理。該強遷中,我公司的一些財物被人拿走,廠房及設施遭到嚴重損壞。”

\

纏雜的撤證風波

“由于我公司具有相關的合法手續,所以為了要盡快達到拆除的目的,拆遷辦等部門可謂費盡了心思。”金泰鑫公司股東稱。

2013年10月,歷城區建委、土管局分別吊銷了金泰鑫公司的《村鎮規劃選址意見書》和《集體土地建設用地使用證》。但金泰鑫公司不服,后經濟南市復議辦復議,撤銷了該吊銷決定。

2015年下半年,又用高家莊村民委員會的名義,向法院提起訴訟,以解除金泰鑫公司的土地使用合同,但其訴訟行為被指虛假,其以主動撤訴而告終。

“2016年,我公司突然收到了濟南市國土資源局作出的《責令交出土地決定書》。”趙總經理接著說,“就此,我公司提起了行政訴訟,但一、二審我公司均被判敗訴。我們萬分無奈,最后向省高院提請再審,省高院于2019年2月26日對此審查后,裁定提審本案。”

“但是,就在該行政訴訟還在二審期間,即2017年5月27日凌晨五時許,我公司突然又被一幫手持棍棒、盾牌以及二三百名不明身份的人員占領,他們破門而入,將熟睡中的我家、孫經理夫婦以及還有趙希銀等幾家人,統統從床上擄起,并被圍禁在廠區外的一片廢棄地上,隨后開進了五六臺大型挖掘機,將辦公樓、廠房、大型生產車間以及數十間庫房、宿舍鏟倒,公司內有計500余萬元的財物被砸埋在廢墟中,另外還有近十萬元的機電設備和數十件個人貴重物品被人擄走,至今未予歸還。”六十多歲的趙總經理,不但身子虛胖,兩耳也明顯失聰了。他抖著手說,“一年后的2018年6月27日,還是早上五時許,華山街道辦事處拆遷人員與一群保安等,以二審已有判決,金泰鑫公司必須交出土地為由,將我公司最后僅剩的一處宿舍樓徹底摧毀。”

“招商引資入園來,沒想到后五年會經歷如此不堪的拆遷。這一拆,以前許多年辛苦結累起來的心血——廠房設施、設備、物品全部被砸毀掩埋,投資貸款、賒欠……重債壓身,為此直接經濟損失1.5億多元,間接經濟損失7千多萬元。”趙總經理無比痛楚,他說,“公司那時被強行斷電后而沒了照明,隨家人一起住廠生活的八十余歲老岳母夜間起身方便,卻不幸摔成重傷,右臂嚴重骨折。后來迫于生活所需,想自己設法照明發電,便派職工趙希銀去購買發電機汽油,結果他不慎被車撞斷了7根肋骨而致殘……如此般屋漏又遭連夜雨的事,你這一輩子能經得住幾回?!”

\

補償何時得終解

“我公司已經被拆遷5年多了,卻至今沒拿到補償款。”現在,趙總經理最為關切與著急的就是補償款。

趙總經理認為,征地拆遷補償方式按照山東省財政廳下發的178號文件執行是錯誤的。178號文件是適用于全省普通農村拆遷補償之文件,不適用于城市規劃區范圍內的房屋拆遷,且按照規定該文件三年一調整,已經超過有效期。

但是,他的這一觀點總與政府拆遷辦相悖。

為此,他還向有關律師事務所專門進行了咨詢。

趙總經理說,依據后來的濟南市人民政府發布的濟征公告(2014)125號征收土地公告,及2015年6月29日濟南市勘察測繪設計研究院出具的華山西B區(安置地塊)勘測定界圖(歷城區2013年第7批次建設用地),金泰鑫公司所在地的大部分集體土地已被征收。

那么,盡管我們不知道金泰鑫公司所在的土地,政府后來是否或如何審批獲征的,但我金泰鑫公司的廠房早已被征用之名而拆、合法持有的建設用地后來也被實際占用,且由此可證該地塊在2015年之前已列為城市規劃區,那么其補償標準應按照《山東省城市房屋拆遷管理條例》(山東省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公告第88號)的規定,參照執行國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補償標準執行,而不應適用178號文件。并且,根據《山東省土地征收管理辦法》第十九條,土地征收補償安置費的標準,按照省人民政府公布的征地區片綜合地價標準執行。征地區片綜合地價標準,每三年調整公布一次。178號文件按照三年一調整的規定,已經失效。

“我金泰鑫公司作為被征收的非住宅房屋的所有權人,應獲得由作出土地征收決定的人民政府支付的補償。”趙總經理再次表示。

對于金泰鑫公司當時為何被強拆,所拆財物是否予以了登記和評估,該土地是何時審批征收的,征收文件在哪里,到底如何予以征收補償安置,以及五年來是否簽訂協議并已支付了相關征收補償安置費等問題,華山街道辦事處辦公室的同志接待了采訪。

華山街道辦公室的柴姓同志聽取了記者采訪的情況說明后,即向相關部門進行了電話聯系。他說,此事謝副主任最清楚,他是具體負責該拆遷工作的,但他出去開會了,需三四天后才能回來,可以留下采訪內容和電話,改日再采訪他。

日前,記者終于打通了華山街道辦公室的電話。接電話的同志稱,記者采訪的相關事項我們已向謝副主任匯報過了,接電話的同志并轉述謝副主任的意見稱,他聽后表示不愿接受媒體的采訪。

對于金泰鑫公司土地行政強制再審一事,山東省高院答復記者稱,該行政再審案本院已裁決提審,目前正在提審審理中,如有審判結果,會及時告知當事人的。

金泰鑫公司反映的拆遷補償問題,一直未得到相關部門的及時妥善解決。在本次采訪中,當地政府部門也予回避。該拆遷補償到底怎么補、還要等待多久?先補償安置,后拆遷,這是規定。依法依規搞建設,保障民生正當權益,穩定社會,積極化解矛盾,這是解決問題的基本準則。

本案媒體將繼續關注。


圖片大觀

超级大乐透走势图表带坐标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