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區:固原
更多城市
通行證 注冊 | 登錄 登錄

貴陽企業家曾祥國四進看守所 緣于被同一對象以不同罪名四次舉報

發布時間:2019-08-14 12:42:44 來源:法律與生活網 作者:

  本刊記者/鄭榮昌

  今年63歲且患有癌癥的貴州省貴陽市企業家曾祥國怎么也不會想到,20多年來,自己會被同一伙人以不同的罪名四次舉報,四次陷入牢獄之災。前面三次,他都被無罪釋放,其中一次,陷害他的人還被刑事法庭以職務侵占罪判了刑。但是,這一次,他能幸免嗎?

貴陽企業家曾祥國四進看守所 緣于被同一對象以不同罪名四次舉報

  第四次舉報和一審判決

  我們先從這次舉報所致刑案,即正在二審中的妨害作證一案說起。

  2017年8月,因馮健、孫偉等人舉報,曾祥國被捕,并被貴陽市烏當區檢察院以妨害作證的罪名起訴至烏當區法院。烏當區法院于2019年4月22日作出一審判決,認定曾祥國犯妨害作證罪情節嚴重,判處有期徒刑三年。

  曾祥國是貴州廣廈房地產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廣廈公司)董事長,仡佬族。馮健是貴州泰利物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泰利公司)法定代表人。1993年,馮健的朋友孫偉被曾祥國任命為廣廈公司第一開發部(以下簡稱一開部)經理,負責一開部一個項目的開發事宜,為此與廣廈公司簽訂《內部項目承包協議》,泰利公司作為孫偉的擔保人出現在承包協議上并由馮健簽字。

  然而,兩年過去,孫偉沒有按約定組織資金開發項目,曾祥國于1995年12月15日制作廣廈公司文件“黔廣房開字(1995)第 14  號《關于解除公司內部項目承包合同書的決定》(以下簡稱14號文件),按約定收回了一開部的項目承包權。

  由此產生財產權屬糾紛和以泰利公司為原告、一直打到最高院的財產權屬之訴,中間還穿插了引言中提到的包括本案在內的四次舉報案件以及馮健、孫偉等人職務侵占罪一案,等等。

  關于馮健、孫偉等人職務侵占罪一案,貴陽市中級法院于2007年10月17日作出(2007)22號筑刑二初字第22號刑事判決書(以下簡稱22號刑事判決書),確認馮健、孫偉等7人侵占廣廈公司各種資產合計1198.5萬元,職務侵占罪成立。

  馮健、孫偉職務侵占一案后面還會提起。馮健、孫偉第一次至第三次舉報曾祥國的情況,全部放到后面介紹。現在回到本案,回到第四次舉報。

  這次,馮健、孫偉等人舉報說,2006年6月,在市公安局偵查他們職務侵占案期間,曾祥國交給公安局的 14  號文件是假的,以前從沒見過這份文件。2007年貴陽中院審理該案,公訴人向法庭出示它時,他們第一次見到,當場說這是假的。根據這一證言,烏當區公檢法相繼立案。

  之后,烏當區法院一審認定,曾祥國將虛假的14號文件交給貴州省工商局企業登記處趙某違規放入工商登記檔案中,又讓原廣廈公司辦公室主任丁福良寫了一份主要內容為“1995年曾祥國讓他把14號文件送給工商局和孫偉”的虛假證言。這兩份虛假證據被公安機關及檢察機關作為證據移送,并被審判機關采納,導致22號刑事判決書對馮健、孫偉等人侵占數額認定錯誤,在此錯誤認定的基礎上,貴州高院和最高院又在財產權屬之訴中作出錯誤的判決。

  除了馮健、孫偉等人的舉報,烏當區法院一審認定這兩個證據虛假的證據還有南京東南司法鑒定中心、廣東南天司法鑒定所的兩份鑒定意見和丁福良的新證言。兩份鑒定意見說,14號文件不是1995年蓋印而是2005年以后形成的。丁福良的新證言說,他之前的證言是在曾祥國的引誘下違心作出的。

貴陽企業家曾祥國四進看守所 緣于被同一對象以不同罪名四次舉報

  曾祥國不服一審判決,上訴至貴陽市中級法院。

  辯方意見

  2019年7月22日,貴陽中院開庭審理本案,北京尚權律師事務所律師王耀剛為曾祥國作無罪辯護。王律師認為,一審判決采信證據錯誤,因而造成認定事實錯誤——

  第一,2007年貴陽中院審理職務侵占案的庭審筆錄證明,公訴人沒有向法庭出示14號文件。宣讀丁福良關于1995年向孫偉送達14號文件的證言后,孫偉并沒有說過“這個文件是假的”,其他各被告人對丁福良的證言也沒提出意見。

  第二,2008年貴州高院審理民事案件的庭審筆錄證明,孫偉出庭作證向法庭承認1998年見過14號文件。這個文件專門為孫偉制作,只送給孫偉一個人,孫偉對這份文件是真是假最清楚。他的證言證明,14號文件至少在1998年就存在了,而不是2005年以后偽造的。

  可是,一審法院對歷史形成的能夠直接證明曾祥國無罪的書證不予采信,偏偏采信多次偽造證據陷害曾祥國的一伙人的言詞證據。

  第三,兩份鑒定意見在送檢程序和鑒定方法上均不符合相關法律規范的要求,不能成為認定本案事實的根據。從送檢程序上看,沒有按照《公安機關鑒定規則》的規定首先向公安機關內部的鑒定機構逐級委托。從鑒定方法上看,沒有《司法鑒定程序通則》的規定注明是按國家標準、行業標準、業內多數專家認可的標準中的哪個標準進行的。

  南京東南司法鑒定中心的鑒定意見只注明采用的是“薄層色譜實驗”法。對此,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曾在其下發的《關于文件形成時間鑒定的意見》中點名批評該中心使用“薄層色譜實驗”方法作出“如此荒唐的鑒定意見”,并指出:“某些標榜能做文件形成時間鑒定的鑒定機構,還明示只要給錢,想要什么時間就給鑒定什么時間,必須引起高度警惕。”

  廣東南天司法鑒定所的鑒定意見雖然注明是依據《文件制成時間鑒定作業指導書》、《墨跡色階檢驗作業指導書》鑒定的。然而,相關判例和業內專家均認為,這兩個指導書是該所內部掌握的自制規范,借此進行印章印文形成時間鑒定不符合《司法鑒定程序通則》相關規定。

  第四,14號文件沒有對此前的刑事、民事判決產生影響。

  刑事方面,22號刑事判決書認定馮健、孫偉犯職務侵占罪的數額,未涉及他們和廣廈公司的關系是不是承包關系。該判決書認為:  “侵占金額的認定應該按照1996年11月30日廣廈公司被注銷時的凈資產1001.9萬元加上預售房款1831萬元,扣除定金250萬元、給曾祥國的50萬元、開發成本1374萬元來計算,最后的侵占金額是1158,9萬元。”

  何況,該判決作出后,各被告人沒有上訴,可以證明所有人對該判決認定的事實沒有爭議。

  民事方面,雖然曾祥國向省高院提交了14號文件,并且省高院和最高院都確認了廣廈公司解除承包合同這一事實,但該文件并未影響判決結果。2017年,對最高院判決不滿的泰利公司又以曾祥國妨害作證案起訴意見書和兩份司法鑒定意見書作為新證據向最高院申請再審,最高院又以3619號民事裁定書將其駁回。該民事裁定書還寫道:“原判決認定泰利公司并非案涉項目合法投資人的主要依據是一開部與廣廈公司簽訂的《內部項目承包協議》以及未經涂改的《收款收據》、《進賬單》等證據,而不是14號文件。”

  第五,烏當區人民法院無權認定最高院生效裁判存在錯誤。

  根據《人民法院組織法》和《刑事訴訟法》,上級法院監督下級法院的審判工作,有權改變下級法院的判決、裁定,下級法院必須在審判方面服從上級法院,對上級法院的判決、裁定有執行的義務。這是我國法制統一原則的具體化,也是維護司法權威和司法穩定的必然要求。聯系本案,22號刑事判決書和最高院的民事判決書還處于生效狀態,曾祥國家屬還給主審法官送去最高院剛剛下達的駁回泰利公司申訴的裁定書,烏當區法院理當服從兩家上級法院的裁判,認定泰利公司與廣廈公司是承包關系。

  目前,貴陽中院二審尚未宣判。

  第一至第三次舉報

  記者在關注本案和第四次舉報情況的同時,也了解到之前馮健、孫偉三次舉報曾祥國的情況和相關案件,感覺這對理解本案有很大的幫助。

  其中,第一次舉報發生在1995年年底,合作破裂不久。馮健、孫偉等人向省檢察院舉報曾祥國向規劃局官員馬某行賄,導致曾祥國被捕。偵查機關找不到相關證據,不久又將曾祥國釋放。第二次舉報發生在曾祥國獲釋不久。馮健、孫偉等人又向有關部門舉報曾祥國詐騙50萬元。曾祥國被捕,之后又被釋放。第三次舉報發生在1996年七八月間,馮健、孫偉等人勾結廣廈公司副總經理曾祥和舉報曾祥國貪污廣廈公司10萬元。

  第三次舉報造成的影響最為惡劣。

  為策應這一舉報,他們暗中將《公司內部項目承包協議》簽訂后交給廣廈公司的250萬元“承包定金”涂改成“投資”,并在泰利公司轉給一開部250萬元的進賬單“款項來源”空白欄寫上“投資”二字……1996年8月,憑著這樣的證據,而且是復印件,貴陽市人民檢察院以涉嫌侵占廣廈公司10萬元為由批準將曾祥國逮捕,之后提起公訴。

  負責審理該案的云巖區人民法院發現這些證據有明顯的涂改痕跡,幾經交涉后,委托專業機構進行鑒定,得出“這些證據與原件不符”的結論。然而,再開庭時,公訴人不辭而別。隨后,貴陽市檢察院又向貴陽市中級人民法院起訴。貴陽中院以證據不足作出無罪判決后,貴陽市檢察院又抗訴……

  2000年2月17日,人民日報發表題為《司法機關取證必須實事求是》的評論員文章,對有關檢察人員提出嚴厲批評,貴州省高級人民法院最終作出判決,認定曾祥國無犯罪事實,宣告曾祥國無罪。曾祥國重獲自由。

  曾祥國身陷囹圄時,馮健、孫偉等人勾結廣廈公司副總經理曾祥和,以廣廈公司董事會的名義將廣廈公司“注銷”,私分原屬廣廈公司的巨額資產并將各人分得的資產轉為新注冊的“佳信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佳信公司)的股金,還將原屬廣廈公司的《商品房預售許可證》和《商品房注冊登記證》變更到佳信公司名下,將原屬廣廈公司的70余套商住樓預售,得款1830余萬元匯入佳信公司賬戶……

  曾祥國重獲自由后發現這些情況,一邊上訪,一邊提起民事訴訟,直至貴陽中院作出民事裁定:廣廈公司除曾祥國個人投資外沒有其他投資主體,馮健、孫偉等人涉嫌經濟犯罪,將犯罪材料移送貴陽市公安局查處。2007年,貴陽市中級法院作出本文第一章提及的22號刑事判決書,確認馮健、孫偉等7人犯有職務侵占罪。

  了解四次舉報情況的人說,前面三次明顯都是誣告。既然如此,第四次會不會也是誣告?

  貴陽市公安局關于馮健、孫偉等人職務侵占一案的起訴意見書也寫道:馮健、孫偉等人認為,不把曾祥國告倒,其侵占意圖就不能實現,因此設計了三套方案誣告曾祥國,一是行賄原規劃局馬某,二是詐騙50萬元銀行貸款,三是侵占廣廈公司10萬元……

  結語

  確實,曾祥國涉嫌妨礙作證罪以及馮健、孫偉等人對曾祥國的四次舉報,讓人產生太多的疑問:為什么三次舉報明顯涉嫌誣陷,都沒有受到追究?為什么22號刑事判決書確認的性質如此惡劣的職務侵占罪,只有“有前科”的馮健被判處10年有期徒刑,其他同犯都被判處緩刑?為什么之前因為綁架罪、販賣毒品罪被法院判處20年有期徒刑的馮健,僅僅過了4年又犯了職務侵占罪?馮健、孫偉等人還涉嫌多種嚴重刑事犯罪,為什么均未受到追究?坊間流傳“孫偉的父親退休前是貴州省檢察院的副檢察長”,這是真的嗎?曾祥國老之將至,且已罹患癌癥,還在窮于應對當地復雜的社情,錯失了20年房地產即自己事業的黃金期,這一切都是為了什么?

  貴陽企業家曾祥國四進看守所 緣于被同一對象以不同罪名四次舉報 今日頭條  https://www.toutiao.com/a6724169947901067790/

圖片大觀

超级大乐透走势图表带坐标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