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區:固原
更多城市
通行證 注冊 | 登錄 登錄

上海東沃遇投資滑鐵盧:被拖欠工程款五年資產遭凍結

發布時間:2019-06-29 00:29:41 來源:界面 作者:

  原標題:【調查】拖欠工程款五年、上億資產被凍結:山東金鄉縣政府申請管轄異議被駁回

  向地方政府追討上億元工程款五年未果,隨后又陷入政府以土地抵償債務的投資“怪圈”,上海東沃景觀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下稱“上海東沃”)在山東省金鄉縣遭遇投資“滑鐵盧”。

  2018年11月19日,在國務院為清理政府部門拖欠民營企業賬款展開專項清欠行動的背景下,上海東沃一紙訴狀將金鄉縣人民政府訴至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請求判令金鄉縣政府支付工程投資欠款及利息共計1.3億元。

  然而,當山東省高院受理此案并裁定凍結金鄉縣政府1.3億元資產后,金鄉縣政府先后向山東省高院和最高法提出管轄權異議申請,希望將案件跨省移送至江蘇高院審理。近日,界面新聞記者從上海東沃的代理律師處獲悉,最高院二審已駁回了金鄉縣政府的管轄權異議申請。山東省高院將繼續開庭審理此案。

  短暫的“蜜月期”

  公開資料顯示,上海東沃為園林綠化二級資質企業,曾承接過上海世博會、浙江千島湖、西安世園會等多項大型城市風貌項目。

  2013年4月12日,金鄉縣政府在上海舉行2013金鄉(上海)經濟合作懇談會,向參會客商和嘉賓推介金鄉當地優越的投資環境和重點招商項目,期間與上海東沃建立聯系。

  同年12月5日,金鄉縣政府向上海東沃發出招商引資的邀請,提出同上海東沃“攜手并進、共建金鄉、實現互利雙贏”,強調上海東沃所負責投資運營管理的項目均系金鄉縣政府“重點工程”。相關報道顯示,彼時,金鄉縣委書記還曾親自邀請東沃集團董事長及高層到金鄉就相關項目進行探討。雙方于2014年初正式展開全面合作,隨即進入“蜜月期”。

  資料顯示,雙方的合作項目中《金鄉縣萊河景觀綠化工程開發建設合作意向》總額1.7億元、《建設項目前期土地平整與投資管理等服務協議書》總額2882.36萬元、《山東省金鄉縣人防工程項目投資建設合作框架協議》總額8750萬元、《金城路道路及綠化工程建設合作協議書》總額9000萬元、《金鄉縣萊河-老萬福河、太康湖景觀設計建設項目投資建設合作協議書》總額2.63億元……

  上海東沃總裁辦負責人汪奕華對界面新聞記者回憶,展開合作后的半年內,金鄉縣政府連續拋出多個項目的簽約意向,前后共簽訂了近20份合同,項目總價值超過9億元。

  為了確保簽約項目如期完成交付,上海東沃自協議簽約后便立即組織資金、人員、物資到位,同時組織了由行業專家、高級技術人員、專業管理人員近50人組成的專項小組,先后赴金鄉縣進行項目溝通和指導。

  值得一提的是,作為建設方的上海東沃尚未開工,先行向金鄉縣政府出借了一筆巨款。汪奕華表示,在項目簽約期間,金鄉縣政府曾以市政項目“財政緊張,資金周轉需要”為由,向上海東沃申請市政項目借款。據悉,這筆借款實際合計2100萬元,用以支付青苗補償費、土地征收款及居民房屋拆遷及遷占補償款。

  未結的工程款

  不久,上海東沃發現金鄉縣政府資金不足,且決策“隨意性極強”。

  以“萊河-老萬福河、太康湖”濱河二環道路建設項目為例,相關資料顯示,上海東沃在開工之前意外發現這一項目“立項缺失”:既沒有項目規劃立項手續、土地用地手續,也沒有項目招投標、施工開工手續。

  上海東沃與施工總包單位于2014年3月7日正式開工建設,并于2014年7月8日如期竣工交付。公開資料顯示,金鄉縣政府在竣工交付當天還舉行了一場盛大的開通儀式,以此向公眾宣告項目完工。

  根據雙方簽訂的投資服務協議,金鄉縣政府分別于2014年10月30日和2014年11月10日對濱河二環項目投資總費用予以確認,合計金額1.13億元。然而時隔竣工交付近5年之后,上海東沃仍未收到上述項目的工程款。

  界面新聞記者注意到,根據上海東沃與金鄉縣政府于2014年1月16日簽訂的《金鄉縣萊河-老萬福河、太康湖景觀設計建設項目投資建設合作協議書》及兩份補充協議,約定由金鄉縣政府將總造價約為人民幣2.63億元的萊河-老萬福河景觀設計、萊河-老萬福河景觀工程、太康湖濕地公園總承包給上海東沃,由上海東沃或分包單位進行設計和施工。

  在承諾優先以財政資金結算項目投資額之余,金鄉縣政府提出以土地使用權抵債方式來抵沖上海東沃的項目投資款及借款本息。雙方補充協議內容顯示,若金鄉縣政府未能在13個月內按約定向上海東沃出讓土地,并以土地出讓金沖抵工程投資欠款,則該款項轉化為被告向原告的借款,借款年利率為12%。

  上海東沃還發現,盡管他們與金鄉縣政府簽訂了一系列《借款協議》,并實際出借了2100萬元,但實際執行情況卻完全沒有他們想象的那樣順利。

  在完成濱河二環道路建設后,上海東沃隨即又投入萊河東岸的景觀道路施工。據汪奕華介紹,  在做了大量前期施工籌備后,金鄉縣水務局突然組織另外的施工單位進場,并以防止現場出現混亂為由,強行勸退了東沃方面的施工單位。

  對于水務局的貿然進場,金鄉縣政府曾解釋稱,是因為上級的財政撥付資金到位,所以必須由水務局組織的施工單位完成。

  而上海東沃方面則認為,水務局的施工路段在公司的協議范圍之內,而且公司已經投入施工了,金鄉縣政府不能違背協議。

  “我們當時也是怕因為這一個項目影響了全局,作為企業來說,還是希望以與政府協商解決為主。”汪奕華表示,上述項目只完成了部分工作,而對于萊河東西兩岸和老萬福河南岸的項目,金鄉縣政府后續再未對接。

  無獨有偶,金城路項目、人防辦工程項目、東城中央文化廣場項目等也都因為種種原因,最終被迫終止。

  “借款所涉及的項目,或被強行終止,或被無理由終止。”汪奕華稱,借款出去了,項目卻沒得做,這樣的情況讓公司感到非常不安。

  據悉,截至目前,金鄉縣政府只對濱河二環項目進行了投資決算。而對于其他未完成決算的項目,始終未作確認。

  以地抵債

  由于一直未能清償工程款,2017年,金鄉縣政府提出以該縣供電局家屬院片區的改造項目土地,來抵償前述工程款。

  2017年7月13日,根據上海東沃與金鄉縣人民政府簽訂的《金鄉縣老供電局家屬院片區棚戶區改造項目房地產綜合開發協議》,約定由濱河二環及金城路項目工程款沖抵(老供電局家屬院)該地塊的土地出讓保證金,即上海東沃借給金鄉縣政府拆遷補償款2000萬元以及前述政府欠款,均可與應交土地出讓金、保證金沖抵。

  “金鄉縣政府部門及領導要求,土地出讓金的繳納和東沃景觀公司項目工程投資運營款的給付實行收支分開,承諾金鄉縣政府在收到土地款之后一個月內,會分批劃款給東沃景觀公司,沖抵該工程項目的投資款項。”汪奕華表示。

  此時,金鄉縣政府又以確保上海東沃能摘牌該地塊為承諾,再次向上海東沃借款2000萬元,用于該地塊的拆遷補償款。

  相關資料顯示,隨著土地進入掛拍環節,金鄉縣政府突然改變了此前承諾,要求東沃集團必須全額繳納土地出讓金1.9712億元,作為投標保證金。上海東沃方面認為,考慮到前期工程投資款尚在拖欠,于是便找到某地產商的山東公司合作投標,委托該公司的關聯公司聯合摘牌。

  2018年2月8日,本以為金鄉縣政府在收到開發商繳納的全額土地款項后,便會返還其全部工程欠款,然而上海東沃的希望再次落空。金鄉縣政府除了返還其2000萬元保證金之外,此前拖欠的工程款項便再無下文。

  據金鄉縣政府官網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11月底,縣政府債務余額已達47.57億元(包括一般債務33.62億元,專項債務13.95億元)。其中存量債務1.14億元,發行債券46.43億元。

  對此,金鄉縣政府方面表示,在新增債券資金使用方面,全部用于公益性資本資金,重點加大對改善民生和經濟結構調整的支持力度,優先用于重點民生項目建設。2018年全縣新增債券4.47億元,用于棚戶區改造、教育大班額、為農服務中心、濕地項目、道路建設等項目建設。

  立案追債遇波折

  界面新聞記者注意到,為了解決上海東沃的遺留問題,金鄉縣政府曾于2018年8月專門成立了工作領導小組,發出《金鄉縣人民政府辦公室關于成立解決東沃集團遺留問題工作領導小組的通知》。

  2018年9月12日,金鄉縣縣委書記董冰組織雙方工作小組及領導召開會議時曾當場表態:“金鄉從來不會欠企業一分錢,該支付的錢,金鄉一定支付,到現在,金鄉不能對東沃支付,是因為要對管理職責負責,不能亂花老百姓(58.480,  0.17, 0.29%)的一分錢。”她建議上海東沃通過法律途徑解決此事。

  2018年11月19日,在國務院為清理政府部門拖欠民營企業賬款展開專項清欠行動的背景下,上海東沃一紙訴狀將金鄉縣人民政府訴至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并申請訴前保全,請求判令金鄉縣政府支付工程投資欠款8502萬元及利息4517.72萬元,共計1.3億余元。

  上海東沃在起訴書中稱,原告作為民營企業,多方籌集資金,承擔巨額財務成本,并投入大量人力、物力為被告建成濱河大道景觀、道路工程,極大地方便了金鄉縣人民的生活,提升了金鄉縣的城市形象。而被告作為一級人民政府,卻不守信用,在有條件支付工程款的情況下,拒不履行合同義務,違反國家政策,違法占用民企的錢。

  2018年11月22日,山東省高院認為東沃集團的財產保全申請符合法律規定,裁定凍結金鄉縣政府的銀行存款1.301972億元或查封、扣押其相應財產,并立即執行。

  山東省高院凍結金鄉縣政府1.3億元資產。

  金鄉縣政府隨后向山東省高院提出管轄權異議申請,理由是: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各級地方人民法院重大民事訴訟案件集中管轄的規定,“應當由建設工程施工合同涉及的不動產建設工程的所在地的華東地區重大民事訴訟集中管轄法院——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管轄”。

  山東省高院審查后認為,涉及項目位于山東省金鄉縣,金鄉縣政府主張應由江蘇省高院管轄,沒有依據。2019年1月21日,山東省高院裁定駁回了金鄉縣政府管轄權異議申請。

  申請被駁后,金鄉縣政府再次上訴到最高院,此次上訴除了保留第一次異議中援引的被山東高院駁回的理由之外,還提出“東沃景觀公司不是投資人、中標人、承包人和實際施工方,不享有債權,不是適格原告”。此外,東沃公司騙取金鄉縣政府為其出具《工程項目投資服務費用確認函》和《建設項目前期土地平整與投資管理等服務費》,“兩份合計為1.1億元的非法巨額虛假債權”。

  “從邏輯上看,外地企業對在山東高院審理沒有異議,為何金鄉縣政府還要申請在其他省份審理?”接近金鄉縣政府的一位人士對界面新聞記者稱。

  近日,界面新聞記者從上海東沃的代理律師最新獲悉,最高院二審已經駁回了金鄉縣政府的管轄權異議申請,接下來山東高院將繼續開庭審理此案。

  6月26日,曾在上海東沃問題小組中擔任組長的金鄉縣政府副縣長馬琨生對界面新聞記者證實,“管轄權異議的申請已經撤訴了,下一步要回山東省高院審理,開庭時間還沒確定。”

  對于拖欠工程款問題,馬琨生表示,“企業認為這是拖欠問題,但作為政府來說,我們沒有完全審計完,雙方在認識上存在差異。企業向法院提起訴訟,這在當時也是跟企業商定好了的,無論是法庭宣判還是庭上調解,我們希望企業通過法律途徑解決爭議問題。”

圖片大觀

超级大乐透走势图表带坐标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