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區:固原
更多城市
通行證 注冊 | 登錄 登錄

暴風TV三年巨虧近20億 暴風集團和東山精密中槍

發布時間:2019-06-29 00:14:46 來源:第一財經 作者:

  張麗華

  [截至2018年12月31日,暴風智能流動資產4.13億元,流動負債16.55億元,流動性缺口達12億元。]

  折戟于互聯網電視上的上市公司,不僅有樂視網(1.690, 0.00, 0.00%)(300104.SZ),還有暴風集團(300431.SZ),以及被拖下水的東山精密(002384.SZ),和金融機構中航信托。

  6月25日晚間,東山精密回復了交易所年報問詢函,問詢函中披露,東山精密因投資深圳暴風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下稱“暴風智能”或“暴風TV”)造成可供出售金融資產減值5000萬元。同時,作為上游供應商,東山精密還對暴風智能及其子公司計提應收賬款壞賬2億元。

  第一財經記者梳理發現,因暴風TV拖累,暴風集團財務狀況岌岌可危,而這可能將殃及東山精密與暴風TV關聯在其他未計提減值的7億多元資產,以及使暴風集團經營面臨重大不確定性。

  暴風集團凈資產命懸一線

  自2016年被暴風集團收購后,暴風智能持續虧損。2016年度至2018年度,其虧損額分別為3.58億元、3.20億元、11.91億元,合計虧損額達18.69億元。

  暴風集團解釋稱,暴風智能經營的互聯網電視業虧損,系受融資進度影響,庫存備貨不足,收入同比下降29.76%,且為加大市場占有率,采取低價銷售政策,毛利率由上期-7.15%下降至本期-31.97%。

  毛利率達-31.97%,表明暴風智能已在不計成本銷售。2016年度至2018年度,暴風智能實業的營業收入分別為9.29億元、13.48億元、9.38億元,合計營收為32.15億元。而合計虧損額達18.69億元,虧損幅度超過50%。

  盡管暴風集團只按22.60%的股權分擔暴風智能的虧損,但這一巨虧仍然讓暴風集團不堪重負。2018年度,暴風集團虧損10.90億元,這其中由暴風TV造成的虧損有2.74億元(暴風集團22.60%股權承擔部分),另有8億元虧損來自于暴風集團互聯網視頻業務(暴風影音)。

  截至2018年末,暴風集團歸屬所有者權益只有2423萬元。2019年一季度,公司繼續虧損。2019年一季報顯示,公司歸母凈資產只有684萬元。凈資產在零的邊緣線上掙扎。

  2015年7月,暴風集團收購暴風智能,形成商譽1.28億元。

  暴風集團未對暴風智能計提商譽減值,此舉成為暴風集團凈資產仍維持正值的最后一道防線。

  暴風集團樂觀估計稱,根據歷史情況,預計2019年融資完成后,將激活收入增速,達到歷史水平。

  即便基于最樂觀的估計,暴風集團測算的暴風智能(暴風智能電視業務資產組合),也只能在2022年實現自由現金流為正,至2024年才能覆蓋此前的負現金流,以及商譽成本。

  基于這一估計,暴風集團未對暴風智能電視業務資產做商譽資產減值。

  然而,無論是年審會計師事務所,還是交易所,均對這項樂觀估計提出了異議。

  2018年年報,大華會計師事務所對暴風集團出具保留意見審計報告。其中保留意見涉及的事項,主要就是商譽。大華會計師事務所表示,無法對暴風集團商譽減值測試的結論的適當性作出準確判斷。

  除會計師事務所之外,交易所也在年報問詢函中詳細追問了暴風集團的商譽減值測試過程。

  暴風集團如果對暴風TV作出商譽減值,則暴風集團凈資產將錄得負數,暴風集團可能將像樂視網一樣面臨暫停退市。

  截至2018年12月31日,暴風智能流動資產4.13億元,流動負債16.55億元,流動性缺口達12億元。暴風集團承認,上述事項的存在可能會導致對公司持續經營能力產生不確定性。

  暴風智能已經資不抵債,而暴風集團也已在資不抵債的邊緣。事實上,暴風集團“死扛”不減值,才保得暴風集團不因凈資產為負而退市。

  有法律界人士進一步分析稱,如果債權人舉證作為大股東的暴風集團,利用對暴風智能的控制權,與暴風智能進行非正常交易,或通過暴風智能的巨虧向大股東輸送利益,則可基于《公司法》“刺破公司面紗制度”,讓暴風集團承擔連帶責任,“這可能是暴風集團經營產生重大不確定性的關鍵所在。”

  東山精密何以卷入

  作為暴風智能的參股股東,以及暴風智能的主要業務伙伴,東山精密對暴風智能的投資計提了5000萬資產減值,同時,對暴風智能及其子公司的應收賬款,計提了2億元壞賬。

  2017年9月,東山精密以4億元認購暴風智能的股份,企查查最新數據顯示,東山精密是暴風智能第三大股東,占股比為11.02%。

  除參股暴風智能外,東山精密還與暴風智能有緊密的上下游關系。兩年時間,暴風智能及其子公司因向東山精密采購,而形成的應收賬款(對東山精密而言)余額合計達到5.72億元。

  暴風集團曾在2017年報問詢函中透露,東山精密是公司的主要采購對象。2016年、2017年,暴風智能向東山精密進行采購的金額分別為10.49億元、12.36億元。2017年年報顯示,向東山精密采購,占暴風集團合并報表營業成本的80.45%。

  而暴風智能2017和2018年的年銷售額合計不過22.86億元(2017年為13.48億元,2018年為9.38億元)。作為一條繩上的螞蚱,暴風智能不計成本銷售的后果,是拖累東山精密和暴風集團一起下水的罪魁禍首。

  2018年年報,東山精密對這5.72億元應收賬款按35%的比例計提了壞賬,計提額達2億元。然而,以暴風智能和暴風集團目前的經營形勢來看,東山精密余下的3.72億元應收賬款,以及剩余的3.5億元股權投資款,也存在全額計提資產減值的潛在風險。

  城門失火,殃及池魚。所以,如果暴風集團或其子公司2019年未能成功引入戰投,以及2019年年報凈資產錄得負數,或因資不抵債破產,東山精密可能還將為暴風智能承擔7億多元的資產減值。

  被連累的還有中航信托

  2015年7月6日,暴風科技(自2016年6月6日起改為“暴風集團”)發布公告稱擬以自有資金1.35億元,收購青島新日日順物流服務有限公司持有的深圳統帥創智家科技有限公司(2019年1月更名為深圳暴風智能科技有限公司)30.37%股權。

  暴風科技于2015年3月上市,上市后兩個月股價飛漲,至2015年5月時,總市值達到336億元,在二級市場一時炙手可熱。時年年報凈資產6.4億元,賬面現金有4億多。

  沒成想,上述并不算大手筆的投資,令暴風科技不到4年的時間,凈資產幾乎歸零。

  截至6月26日收盤,暴風集團股價報收于7.66元/股,總市值25.2億元,較高峰時縮水近93%。

  除兩家上市公司外,暴風智能的危機可能還將連累一家金融企業。企查查數據顯示,暴風智能的第二大股東是寧波航辰投資管理合伙企業(有限合伙),后者其中93%的有限合伙股份,為江西的中航信托股份有限公司認購。

  暴風集團仍在做最后的努力。此前針對暴風TV解散的傳聞,暴風集團澄清稱,暴風智能業務仍在正常經營,為優化結構、控制成本,暴風智能對行政、線下銷售等部門進行了調整,但技術、產品運營等核心部門不受影響。

  暴風集團還稱,暴風智能不會放棄市場前景廣闊的互聯網電視行業,未來將通過精細化運營改善經營狀況。暴風智能正在積極協商引入戰略投資者,優化治理結構。

  上市僅4年,凈資產已經虧到零的邊緣;暴風集團透露的融資努力和樂觀姿態,僅僅是為商譽不減值、凈資產維正而“硬著頭皮死扛保殼”,還是另有他圖,仍需時日觀察。

圖片大觀

超级大乐透走势图表带坐标连线